父母每月发5千留孩子在家结婚

2022-08-28 09:13
 不上学、不工作,终日独自宅在家里看书、上网、睡觉。这样的日子,苏文已经过了六年。
 
  “啃老”就是他唯一的经济来源。
 
  所有人都觉得苏文是个怪人,包括他自己,“我会担忧父母老去,但是如果我出去工作,不也会担忧被裁吗?”
 
  最近几年,这类年轻人的数量暴涨。他们被称为尼特族(Not in Education, Employment or Training, NEET),一定程度上也指“家里蹲”、“啃老族”,连续一段时间内不上学,不工作,没有收入来源的人。
 
  据国际劳工组织发布的《2020年世界青年就业趋势:科技与未来工作》报告显示,在全球13亿青年人群体之中,约有2.67亿属于“尼特族”。
 
  近日,#工作四年收入被父母退休金倒挂#在各大社交平台刷屏。“啃老”、“家里蹲”的话题又被提起,引起热议。
 
  事实上,早在2006年,豆瓣小组就有了“家里蹲自救同盟”,目前已有5万多人在组内抱团取暖。据腾讯新闻-谷雨数据,“家里蹲自救同盟”小组建立的16年来,这三年的讨论热度超过总帖数的七成。
 
  毕业后在家“啃老”是怎样的感受?他们因何困在家中,故步自封?又对未来有何规划?时代财经采访了几位正在“啃老”、或有“啃老”经历的95后。
 
  苏文认为自己找不到真正有意义的工作,与其浪费时间,不如在家读书“充实内心”;放弃“深漂”回家啃老的陈冉,觉得在家的生活重复且无聊,打算再次出去打拼;而曾因考研考公啃老一年的高芮,认为啃老备考让她喘不过气,即使现在想继续尝试考研,也不敢再脱产。
  以下是他们的经历。
 
  大一退学后,“家里蹲”六年,他想走“第四条路”
 
  去年年底,短暂地工作后,25岁的苏文还是退回了家中。
 
  这是苏文的第二份工作——电话销售,一天下来要打二三百个电话,不断重复着“您家有小孩吗,少儿编程要不要了解一下?”而这样的电话,其他同事能打六七百个。苏文说,他不擅社交,情商不高,和陌生人在电话里套近乎,做不到。
 
  一周后,公司以“不上进”为由把苏文辞退,而这正合他意,“他们想要的是‘人肉电池’,而我没有‘电’,也没法给他们发电。”
 
  苏文暂时不打算再找工作了,终日独自宅在家里看书、上网、睡觉。这样的日子,他已经过了将近七年。
 
  他说,自己是个典型的“尼特族”,看书是最大的爱好。他的豆瓣主页上,有105本在读、5470本想读。
 
  所有人都觉得苏文是个怪人,包括他自己。苏文说,自己是“一块顽石”,不愿随波逐流,所以在大一时便选择了退学。在他人看来,他孤僻又幼稚,而对于自己的不被理解,苏文只觉得“他们都是庸人”。
 
  父母对苏文的现状不满又无措,但苏文不以为然,“他们不满意他们的生活,所以把这个希望强加给我。”苏文的母亲原本在公立医院工作,几年前退休后,又再去找了工作。
 
  当被问到是否觉得母亲退休还要工作是为了负担他时,苏文认为,“她不是为了负担我,我又花不了多少钱,她也是为了她自己。”而提到有收入可以给母亲减轻压力时,苏文感到无奈,“我知道,但是我不挣钱,也没有人要我”。
 
  “找不到工作”又成了问题的起点。在苏文看来,没有真正有意义的工作,是这个社会的原罪。
分享到:
收藏
相关阅读